十九大后浙江首個落馬女廳官 犯罪事實披露(圖)

時間:2020年01月09日 07:20:12 中財網
  浙江省衢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諸葛慧艷已因受賄罪,于2019年11月20日被判處有期徒刑九年,并處罰金500000元。近日,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了諸葛慧艷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。


  據公開簡歷,諸葛慧艷生于1959年12月28日,浙江金華人,早期曾任金華地區婦幼保健站醫生、衢州市衛生局黨組成員、副局長等職。

  1997年,諸葛慧艷調任衢縣縣委常委、紀委書記,后又調任衢江區委副書記。2002年,她調至龍游縣,先后任縣長、縣委書記。

  2009年,她升任衢州市副市長,兩年后躋身市委常委,并擔任市委宣傳部部長。

  2017年,諸葛慧艷當選衢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,同時擔任市人大教育科技文化衛生委員會、民族宗教華僑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。

  2019年3月4日,諸葛慧艷被宣布調查。


  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曾報道:諸葛慧艷曾是浙江衢州市級機關最年輕的副處級女干部,也曾是衢州6個縣(市、區)唯一的女書記。

  然而,遺憾的是,在她歷經仕途輝煌即將退休之際,卻因嚴重違紀違法,被開除黨籍和公職,成了黨的十九大以來浙江落馬的首個女性廳級干部。

  判決書顯示,從2003年擔任龍游縣縣長開始,直至2018年,諸葛慧艷以投資分紅、借款利息、過節紅包等名義,收受人民幣、美元、購物卡、金條等財物,折合人民幣共計550.2502萬元。

  期間,擔任龍游縣縣長、縣委書記期間,諸葛慧艷曾“賣官”,為龍游縣廣電局原局長李某、縣藥監局原局長郭某、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陸某、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邵某等人,在職務晉升、調整等方面提供“幫助”。

  諸葛慧艷供述說:“其在任某游縣縣縣長時,李某是龍游縣公安局政委,他向其提出請求,說自己公安干的時間長,希望能轉崗,其說到時候幫忙看看。后來組織部長就有關干部任用情況征求其意見時,其推薦李某到龍游縣政府廣電局局長的位置。后來,李某當上縣政法委副書記后,向其提出想去縣教育局局長位置。組織部長就有關干部任用提拔情況征求其意見時,其建議把李某放到縣教育局局長崗位,李某當上了縣教育局局長”。

  擔任縣委書記后,“郭某多次提出讓其提拔她一下,經過組織程序,郭某提任溪口鎮鎮委書記的位置上。2007年的時候,郭某又多次向其說起,希望能關心下她,提出想當藥監局局長。其一方面在縣委推薦人選的時候,把郭某作為推薦人選,另一方面縣委也積極向市藥監局推薦郭某,最后郭某轉任為縣藥監局局長”。

  陸某則是在諸葛慧艷的幫助下,從縣人勞局局長,調整到財政局局長,陸某妻子沒有通過招錄手續,也順利有了龍游中學事業單位的職工編制;邵某被提拔為龍游縣人大副主任。

  職務晉升、調整達到預期,上述各人均送上了“感謝費”,有的還借春節以及諸葛慧艷出國考察等機會,送金條等重禮。

  李某在證言中說:2003年、2004年和2009年,其每年都是給諸葛慧艷送價值1萬元的杭州大廈購物卡;大概是2004年左右,在歐洲考察期間的一天晚上,其一個人去諸葛慧艷的酒店房間,送給諸葛慧艷5000元美金;2005年至2008年,其每年都給諸葛慧艷送一根重50克的金條。

  邵某也在證言中表示,“大概是2004年左右歐洲考察期間,其去諸葛慧艷的酒店房間,送給她5000美金。2007年至2009年期間的3個春節,每次送給諸葛慧艷5000元的現金紅包”。

  不過,有的人送給諸葛慧艷錢物后,職務調整最終落空。

  2004年至2009年,證人嚴某(縣政協原副主席)共送給諸葛慧艷6萬元財物。

  嚴某的證言、自書材料證明:在2005年的下半年,其為了個人職務晉升事情去找諸葛慧艷,在她的辦公室其跟她提出,自己想進縣級領導班子的想法,希望她能夠幫忙。諸葛慧艷說到時會根據縣干部任用的情況通盤考慮。后來因為各種原因,在諸葛慧艷任職縣委副書記期間,其還是沒有晉升為副縣級領導干部。

  除了“賣官”,諸葛慧艷還曾為多家企業在項目審批、稅務稽查、減輕海關處罰、糾紛處理、免于行政處罰等事項上提供幫助。

  例如2004年至2007年,諸葛慧艷先后收受了捷馬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周某送的8萬元現金。

  諸葛慧艷供述:捷馬公司是化工企業,坐落于城南工業區,靠近民居苑風景區,對風景區的整體環境有影響,縣委縣政府多次動員捷馬公司搬遷,周某為此多次找其協商、對接,其交代分管副縣長王某支持捷馬公司,后因各種原因捷馬公司沒有搬遷;捷馬公司在生產過程中也會產生一些污染,與周邊居民發生糾紛,其讓分管副縣長王某及時處理。

  此外,諸葛慧艷還以投資分紅、借款利息的名義,從請托企業手中拿好處。

  諸葛慧艷供述:葉某是金龍紙業有限公司主要負責人。她于2008年“投資”60萬元、2011年“投資”200萬元給葉某夫婦,收取固定回報30%。葉某以借款的名義向其輸送571萬元的利益,其中17萬元是直接送給她的賄賂,另外554萬元是以支付利息的賄賂。

  諸葛慧艷丈夫汪某的證言顯示:其和諸葛慧艷先后現金兩次以投資的名義投給葉某,并長期收取30%的高額回報。60萬、200萬名義上說是投資,但根本不占股份,也不用承擔虧損和盈利,不參加經營管理,葉某不論經營利潤如何每年固定給高額的回報,實際上是葉某沖著諸葛慧艷的權力、感謝這些年諸葛慧艷的幫助,輸送給其兩人的利益。葉某辦造紙廠也沒有這么高的利潤。長期拿高額固定回報是葉某輸送利益給諸葛慧艷,這一點其和諸葛慧艷心里都是清楚的。

  拿到高達30%的高額回報之后,諸葛慧艷也給予了葉某相應的便利。葉某妻子證實:其企業通過諸葛慧艷的幫助,在搬遷后仍被認定為福利企業;其兒子順利進了龍北開發區成為事業編制人員;幫助解決了金龍二期項目100萬噸能耗指標難題;幫助加快了110千伏變電所的建設。

  法院認為,諸葛慧艷身為國家工作人員,利用職務便利,為他人謀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財物,數額特別巨大,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。不過,歸案后諸葛慧艷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,主動坦白監察機關未掌握的本案大部分受賄事實,退出全部贓款贓物,并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偵破其他案件,具有立功表現,依法可予以減輕處罰。

  最終以受賄罪,判處諸葛慧艷有期徒刑九年,并處罰金500000元。諸葛慧艷退繳的贓款5411089元,扣押在案的金條13根,均被沒收,上繳國庫。
  .新.京.報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真钱的手机棋牌游戏